艺术家数字资产管理 访问量:561114

邵岩

SHAO YAN
邵岩

艺术人物——邵岩的书法与“射墨”

2018-08-31 11:02:49 来源:艺术家提供作者:读者Joe 清焰石艺术分享汇

8月13日,信手拈来自有神——当代书法展之刘正成、邵岩书法作品在新保利大厦B1层红石文博艺术中心举行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邵岩

1962年生,文化部国家画院研究员,中国书法家协会新文艺家群体工作部委员,文化部中国社会艺术协会中西方美术研究院研究员,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,中国汉字艺术中心主任,中国陶瓷艺术研究院副院长,景德镇陶瓷中外艺术家协会艺术总监,文化部青联书法篆刻委员会副秘书长,清华大学当代艺术专业特聘专家,中央美术学院、荣宝斋画院外聘教授、民进中央开明画院副秘书长,中国现代书法代表,30年历届国展现代书法大奖获得者,参加国内外重大展览80余次,出版专著十几本。作品被大英博物馆、美国《时代周刊》、华尔街日报社,意大利银行集团、香港艺术馆、中国美术馆、等国际重要机构收藏,独立汉字、水墨、陶瓷艺术家,现居北京。

从传统书法到当代书写

“书法就是这么一个修为的过程,无论是传统的,还是现代的,未知空间很大,等待你的发现。建立新的审美标准和新的价值取向,无疑是帮助你找到”完美“和”超越“的前提条件。”

——邵岩

邵岩七岁起,父亲耳提命授,每日临书二百字,小学及初中从未间断,打下了坚实的楷书基础,十七八岁时又遍临古典碑帖,求知苦学经历回味至深,坊间亦广为传送。再后入美术专业学校和中央美术学院深造,对书法更有深刻理解。

邵岩传统书法作品《八指头陀诗句》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●第一个十年

自1985至1995年,邵岩为了在传统的规范模式下寻找自我价值,建立新的价值取向,他以“少字数”创作为切入点,即着重处理1到4个字的作品,重新定义汉字之美。在这期间,日本现代书法家手岛右卿、井上有一对他有巨大的启示,他的长远目标就是要彻底超越之。他这一阶段的代表性作品是《海》字系列。

1991年 《海》系列斗方之七《Sea-No7》 89x96cm

1991年 《震》 81x95cm

1991年《铸》90x96cm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●第二个十年

从1995年到2005年,邵岩转而从事了多字数的创作,即着重处理6到10个字的作品。在这个时期,他将西方绘画中的一些技巧引用到书写中,这种结合不仅拓展了作品的表现空间,还让他发现了许多汉字结构间和结构后奇妙的抽象空间,此一阶段的作品或为竖行,或为横行。既变化多端,又别有意趣。他在这一阶段的代表作是《桃花乱落红尘雨》、《楼》、《宝》等。

1995年 《桃花乱落红尘雨》 56x270cm

2003年 《楼》 68X68cm

2005年 《宝》 68X68cm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●第三个十年

从2006到2016年,是邵岩的第三个十年阶段,也是他的艺术与生命产生巨大变化的时期。

2008年初,他突发心肌梗,心脏支起了7根支架,在手术期间,他发现注射器这个用于救治生命的医疗器具,为何不能成为书写与当代艺术的链接呢?注射器给了他生命的第二次机会,同时也为他的创作带来了变革性的灵感,于是他开始了他的“射墨”书写。

前二十年里经历了传统书法、现代书法,来自汉字的抽象书写,西方艺术观念的渗入,不断交替出现在他的创作中,从形而上理性建构到感性的本体主义解构,奠定了第三个十年和今后涉足抽象水墨,抽象构成领域的基础。

邵岩在“射墨”的创作过程中,考虑速度的快与慢,风的方向与力度,从文字到肢体,由理性构建到感性书写。在墨液射出的瞬间受惯性和气流的影响改变了方向和状态,具象变成了抽象,这种神秘的符号给人以丰富的想象空间。

这个时期的代表作有《幽》、《飞来好运》、《墨法三十六计》等。

2010年 《幽》 200X200cm

2011年 《飞来好运》 100X230cm

2011年 《人》 60x60cm

2008年 《墨法36计》 50x50cm

小编闲谈:邵岩的“射墨”因为抖音的一段视频而备受争议,我也因此看到了一些人性的弱点:“盲人摸象”看待事物;以自己认知水平评判人或事;随波逐流,不尝试理解......

我见到有人拿各种绘画来与其对比,甚至有评论说“我5岁的孩子画的画都比他的好”,还有看到他的作品后质疑不是他创作的,更有好多人直接就开骂的......

人们都会局限在自我意识中,主观的去理解,评论和批判,能够超越自我意识,突破认知边界,客观的看待人或事,这样的人少的可怜。

了解艺术家和他的作品,不仅要了解他的过去和现在,还要尝试学习和理解,因为自己不懂当代艺术,或者不了解创作的由来等等认知局限,而妄作判断,我认为是一种可悲的无知,是没有突破自我意识的不成熟思想,对待生活中的人和事也应以此为鉴。

返回顶部